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被爆菊花的女大学生
被爆菊花的女大学生
我想拒决已经来不及,手指已经插进了我的菊花瓣。我轻声说:「这里可是处女!你占有了她,可要一辈子爱
我。」

(一)

我叫曹可馨,曾经是大学里英语系的系花,是男孩们注目的对象。苗条的身材、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清
丽的相貌,如出水芙蓉。在这所中学里大家都觉得我是个高傲的公主……可是我早早地嫁给了国军,一个部队连级
干部,因为国军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校长打电话来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我感觉办公室的气氛有些异样,「最近要评中级教师了,你有什么想法?」

我没转过神来,下意识地应了一声「是吗。」

校长挤出笑脸来,「你的工作不错,就是太年轻了。」说着把手压在了我的大腿上。

几秒钟的空白后,我终于反应过来。可是这要命的几秒钟,已经让这个男人的手伸进了我娇嫩的大腿根部。

我站起来转身就逃,校长已经追过来,把我挤压在墙角,连动都不能动,我曲线美丽的臀部被完全密合地贴压
住,一支手已经覆上了我圆润滑嫩的臀峰。沉重的身体紧紧地挤住我,使我的身体完全无法活动。而且,如此大胆
的直接袭击,也是我从来没有碰到过的。

为了避免超短裙上现出内裤的线条,我一向习惯裙下穿T字内裤,也不着丝袜。对自己信心十足的我,总认为
这样才能充份展现自己的柔肌雪肤,和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因此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知地向已全面占领着它
的入侵的怪手显示着丰盈和弹力。

我又急又羞,从没有和丈夫以外的生疏男人有过肌肤之亲,此刻竟被另外一个男人的手探入了裙内禁地,我白
嫩的脸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绯红。

端庄的白领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在被校长的大手恣情地猥亵。

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往返揉搓,我的背脊产生出一股
极度嫌恶的感觉。可是要驱逐那已潜入裙下的色手,除非自己撩起短裙……

我无比羞愤,可被紧紧压制的身体一时又无计可施。全身仿佛被寒气侵袭,占据着美臀的灼热五指,隔着迷你
T字内裤抚弄,更似要探求我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够,够了……停手啊……」我全身僵直,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可是灼热手指还是轻易地插进来,挑
逗着我的阴唇,寻找着我的阴蒂……「下流……」我暗暗下着决心,决不能再任由校长恣意玩弄自己纯洁的肉体,
必须让他马上停止!

可是……透过薄薄的短裙,竟会如此的灼热。双腿根部和臀部的嫩肉,在坚挺的压迫下,鲜明地感受着生疏的
阳具的进犯。粗大,坚硬,烫人的灼热,而且……柔嫩的肌肤,几乎感觉得出那生疏的外形。

生疏的,却感觉得出的龟头的外形!已经冲到口边的呐喊,僵在我的喉咙深处。

原来,他已经打开了裤链,掏出了阴茎!现在,校长用他赤裸裸的阴茎,从背后顶住了我。假如叫起来,被众
人冲进来看到如此难堪的场面……只是想到这里,我的脸就变得火一样烫。我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肉体正
遭受着淫邪的进犯。

隔着薄薄的短裙和内裤,火热坚硬的阴茎在我的修长双腿的根部顶挤着。两层薄薄的布根本起不到作用,我感
觉到那粗大的龟头几乎是直接顶着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我的心砰砰乱跳,想反抗却使不
出一点力气。

粗大的龟头往返左右顶挤摩擦嫩肉,像要给我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

「好象比老公的龟头还要粗大……」忽然想到这个念头,我自己也吃了一惊。

正在被别人玩弄,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我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的龟头紧紧压顶的蜜唇,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

我满脸绯红,呼吸急促,头无力地倚在墙上,更显得雪白的玉颈颀长美丽。

敏感的乳尖在校长老练的亵玩下,一波一波地向全身电射出官能的袭击。贞洁的蜜唇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碾压
挤刺,我绝望地感觉到,纯洁的花瓣在粗鲁的蹂躏下,正与意志无关地渗出蜜汁,一波一波的快感袭来荡漾着全身。

一阵敲们声打断了所有的动作。不知道是怎样离开得校长办公室。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感觉全身很空虚,
忍不住夹紧了大腿,一阵快感又袭上来……(二)

晚上躺在床上很难入睡,全身暖洋洋的,布满了奇妙的冲动,于是忍不住搓揉起身体来。国军一年只回来探亲
一次,想起我们的第一次,是在大四的假期。

那天,他带我去郊外玩,一直牵着我的手,好暖和……我们一起来到一个草地下,他骗我说,看那是什么,我
转头过来的时候,就被他吻住了,我似乎全身都酥软了,脸红扑扑的,倒在他怀里,这时候偏偏有几个小鬼过来,
我只好跟他转移阵地……

他坏坏地笑道:他们去树丛里玩一下怎么样,看里面有什么,我一边锤打着他,一边却由着他拉我进树丛……

一进树丛他就紧紧地抱住我,一边吻着我,一边从脖子往下摸,我气喘吁吁,一边说不要……

当他要进一步行动往下的时候,我却抓死死的抓住他的手,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他,他问我有什么感觉,我
说,感觉怪怪得,全身说不出的热……「下面东西顶着,感觉到了没有啊?」

「啊?你好坏哦……」

「是不是这里热啊,」

「是啊」

「那我插进去好不好」

「不要,我怕……」

我说第一次有男的这样对我,我们这样已经很过分了,不能再往下了,他也不想让我生气,于是继续搂着我接
吻,抚摩我的乳房。

看我没有挣扎,他更加恃无忌惮,我的乳头在他的搓揉下慢慢坚挺起来,他再次试探地把手伸进我的裙子里,
我条件反射地夹住他的手,并用那种可怜的眼神看着他,这次他没有看我,坚持用手指搔弄我的阴唇。薄薄的丝蕾
挡不住陷进阴唇,随着手指的动作,丝蕾摩擦着我的阴唇,最受不了的是阴蒂,每一次的动作就象电击一样,我坚
持着,终于忍不住一哆嗦,感觉一丝爱液渗出来,我的腿也无力地松开。他毫不犹豫地把手插进我的内裤,搓揉我
的阴唇,并用手指挑逗我的阴蒂。

我紧紧抱住他忍不住呻吟起来:「国军,不要呀……」可是国军更加用力地抚弄我那湿润的蜜穴,我的身体不
由自住地扭动起来,不知道是在逃避还是迎合他的淫弄。他要褪下我的裤子的时候,「哇,你的皮肤好嫩,像小孩
子一样。」我羞得扭过头去,真的已经控制不住了,我好想被充实、被蹂躏……想到国军抽插我处女的蜜穴,我的
手搓揉得更用力了,我喘息着,用两个手指挖进去,「我要,我要……干我,干我吧……」(三)

就在这时候嫣然推门进来,坐到床边看着我一脸坏笑。嫣然是我大学时的室友,和我一起被分到现在的一中,
可她干了三个月就辞职不做,到一家外企去做行政助理。我们一直合租这套房。

僵了几秒钟,我才勉强开腔:「什么时候回来的,进来也不敲门?」嫣然笑着说:「我澡都洗好了,你声音这
么响,我进来看看,谁这么有艳福,顺便好向国军汇报。」说着就把手伸进来,摸到了我的蜜穴,我羞红了脸,忙
推她的手,可她不一不饶地用指尖拨弄我的阴蒂,一阵酸软的感觉刺激到全身。我说不要呀,她已经把手指伸进了
我的蜜穴:「怎么有这么多淫水。刚才还说要,现在又不要了?」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绞动我的蜜穴。我紧张得用力
抓住她的手臂,终于忍不住哼出声音来。

嫣然看我很享受的样子,忽然站起往返她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会儿,只见她光着身子拎了一个尼龙袋窜回来,
转进我的被窝,抱紧我的身体,用火热的唇吸吮我的嘴唇,使我快要晕眩。我的身体和她的身体紧贴在一起,能感
觉到她的心也在乱跳,必是无法抑制的性欲被点燃。

嫣然把追求性欲的灼热肉体紧紧压在我灼热的身上摩擦,用柔软的大腿夹住我,饥渴的四瓣蜜唇交织错叠在一
起。我的情欲狂热,已经无法用理智抑制。

我用一只手紧抱嫣然的肉体,用另一只手抚摩她的身体。手指颤颤抖抖的在她的腰和臀部的微妙曲线上徘徊,
再慢慢绕回到火热且柔软的阴户,那里已经春潮泛滥。这时嫣然又把手指插入我的蜜穴搅动,动作越来越激烈,我
扭动身体大叫:「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嫣然直起身,打开尼龙袋,拿出一副皮的三角带和一根黑色的阴茎,我吓了一跳,问她干什么,嫣然笑着说:
「女人不自摸,生活很坎坷……」嫣然把阴茎套在三角带,然后穿起来,那黑色的阴茎在我眼前轻轻晃动着,高涨
的情欲使我不敢再看,嫣然分开我的腿,我的肉缝顿时感觉到被坚硬地顶着。

我好想它冲进来,可是它却在停留在肉缝里上下摩擦,一次又一次的滑过饱满的阴蒂,蜜穴里酸酸麻麻的骚痒
使我好痛苦,我求嫣然插进来,嫣然却撅着嘴说:

「你可是公主,不能这样……」

「嫣然,嫣然,插进来——插进来吧,我是可馨,可馨是小骚货,是小淫妇……」嫣然不为所动,指着黑色的
阴茎说:「你看我多神气,我现在是一只骄傲的大公鸡!」

「我是小母鸡——发情的小母鸡、淫荡的小母鸡!」「我是大狼狗——」

「我是小母狗——发情的小母狗、淫荡的小母狗!」「我是大色狼——」

「我是小婊子——淫荡的小婊子……!别说了,干我吧、干我吧,我是人尽可夫的小婊子!干我、干我、干我
的骚逼!」

「啊!……」我尖叫了一声,嫣然忽然插了进来。

「啊……!好啊……!嫣然……好舒适……啊……」我拼命的淫叫声,抱紧嫣然的身体,把双腿分开到快要裂
开的程度,脚尖伸在垫被上也不安份的抽畜,同时上身向后仰,畅快地发出呜咽声。

快接近高潮了,我的全身都疯狂起来,不断抬起屁股仿佛想要把子宫刺穿、捣烂。麻痹的快感越来越多,我兴
奋的要求说:「我要高潮了、我要高潮了,用力啊!用力啊……!」

终于攀上了肉欲的顶峰。倦怠的身体松懈下来,全身是汗。

接着我和嫣然换位,把她也干了,嫣然的叫声更加淫荡、疯狂,不停地叫着骚逼、淫逼、烂逼,好象很痛恨她
自己身体似的。

(四)

接下来的四天,我和嫣然一碰面就贼西西地偷笑,都不敢提星期一的事。下了班我俩去逛嘉年华广场。半路上
一个叫Marke的外国人打电话把嫣然叫走了,嫣然说他是公司的经理。我很无聊,一个人独自往回走,想着嫣
然和这个Mark会不会那个……忽然感觉怪怪的,有许多甜腻腻的女人的声音。我才发觉走进了益民街,这是市
里三条红灯街中最有名的。我不期然的和一双眼睛对上,是校长的眼睛。

校长的眼睛我很熟悉,宽容而和蔼。其实我一直很崇拜校长,有学识、有风度,虽然五十了,可是看上去才四
十出头,我想主要是他的皱纹不多,而且有着运动员的身材。

这时有个花枝招展的女郎妖媚地招呼校长进去消遣一下,而且要过来拉校长。

校长尴尬地看到我,不知所措,我快步走过去,挽起校长的胳膊就走。那个妖媚的声音一下变得愤怒「臭婊子,
抢老娘的生意。」校长说谢谢我,便无话可说了。我们默默地走着,很不安闲。校长终于忍不住了,「小曹,星期
一下午的事情请你原谅我,我太卑鄙、太……」我打断校长的话,叫他不要再提。我们继续默默地走着。

「小曹,你很优秀!你给我们学校带来了很多活力。」校长叹了口气继续说:「我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我的脸腾地红了,不知道校长指什么。

「星期天学校组织去红树林湿地搞活动,我想50% 的动机是为了你。以前学校也搞过,可是都推说有事情,
去掉七八个人,活动也搞不成了,这次傅主任告诉我都参加。少见啊!」

我不好意思地说:「您亲自带队,大家都会很踊跃的。」「哪有这个爱好,你们年轻人打打闹闹,我不是自讨
没趣。」走到桥上,校长停下来,看着荡漾的河水。忽然校长转过头认真地看着我:「其实我是专门想去那里消遣
的。」

等我反应过来,校长已经转过头去了,没有看见我红彤彤的脸。

「我已经十年没有夫妻性生活了!大女儿生下来,她就开始推辞,等儿子生好,就更加了,后来干脆就说我这
么麻烦……」我愕然。「那天的事我太冲动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头脑怎么会发昏……」

回到房间,我慢慢咀嚼着校长的话,暗暗同情他。

(五)

星期天一早,我就收拾好东西赶到学校,上了车大家都围着我逗趣,很热闹。

到了红树林湿地,钓鱼的钓鱼,捡野菜的捡野菜,划船的划船。我去划船,一条船上挤上很多人,偏偏大李还
要把船晃来晃去,我一害怕,去抓船檐,整个人就被荡进河里。我湿漉漉的被拉上岸,又气又恼又不好发作,小张
殷勤地开车把我送回家,还说在下面等我,我没好气地说不去了。

洗好燥换上衣服,很无聊地躺在床上拿起《红楼梦》,看着看着我就想「贾宝玉和秦可卿怎么可能一起做春梦,
而且这么畅快淋漓,想必曹祖宗不好意思明说。」

我又想「贾宝玉不识人事,秦可卿可是春闺娇客,应付着一老一小,定是淫得很,爱慕宝玉人物俊朗,把着宝
玉这样那样,说不定还是扶着宝玉凑进去。」幻想着秦可卿娇媚淫荡,百般挑逗贾宝玉,我浑身热起来,蜜穴也湿
润起来,我暗暗骂自己淫荡,不敢再胡思乱想。

这时候有人开门进来,接着就听见嫣然语无伦次的喘息。「Marke不要急、不要急……」好象俩人摔倒在
客厅的沙发上。嫣然「恩、恩、恩……」地哼哼着,还有老牛舔水的声音。我羞红了脸,Marke居然在舔那里,
听声音嫣然一定很舒适。我不自觉地把手握在热乎乎的蜜穴上,想搓揉却不敢,淫水越流越多,内裤已经湿了一大
片,我的手僵在那里,可蜜穴却越来越发骚……我暗暗骂嫣然,我不在就把这当淫窝。这时候嫣然的哼哼声没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吃冰棒的咂叭声和滤嘴的呜噜声,我想不透他们在干什么,过了一会儿,嫣然透了口气,娇媚地说:
「人家嘴都酸了。」我一下明白了,心神一荡,心想「下流」,拼命抿住嘴唇,可是口水却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来。

握紧蜜穴的手湿乎乎的,我告诫自己不要乱动。外面动静越来越大,想必是老外在干嫣然了,嫣然一会儿叫着
「FUCKME、FUCKME……」,一会儿叫着「干我的骚逼、干我的淫逼、干我的烂逼……」极疯狂。忽然
嫣然尖叫起来「NO、NO、NO……,不要干那里!不要干那里!」我心想又在搞什么花样。

「Marke,我会让你干的。今天一天都是我们的,你想怎么干我都行……」

嫣然「嗷」了一声又哼哼起来……

「FUCKME、FUCKME……」,嫣然开始焦虑了,老外也「恩、恩」起来。他们要高潮了。老外大叫
「FUCKYOU、FUCKYOU……」,嫣然跟着「嗷、嗷……」

一切安静下来。我松了口气。

显然嫣然被干的很爽,声音甜腻腻的「Marke,你真棒!人家都要死掉了!」Marke用不流利的汉语
说:「我们才刚开始,对吗?」嫣然「吃、吃、吃」得娇媚地笑「人家已经答应你了呀。等会儿要温柔些欧,人家
菊花瓣可是处女!」

(六)

趁着他们鸳鸯浴,我赶紧溜出来,内裤也来不及换。走在街上心还在狂跳,脸烫烫的。去哪里呢?我感到无处
可去,还是去学校吧。我打了个的士。

学校静静的,我坐在办公室里,夹着双腿,一股热流依然烘着身体。神经仿佛短路,只接受着来自双腿间一阵
阵的刺激。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想嫣然在干什么。

门被推开了,我吓了一跳「校长,是你!」

「你不是去郊游了吗?我在办公室里看见你急冲冲的,怎么?不舒适?」看着校长关切的眼神,我站起来不知
所措,心里想的那些事一下子反应到脸上,脸也越是烧起来。

校长凑近我,打量着我的状态,神情似忽也慢慢变了。我想他一定是嗅到了我蜜穴里散发出来的诱惑男性的气
息。校长看着我烧红的脸,喉咙起伏了一下,慢慢抓住我滚烫的手,我没有挣扎,静默着。我能感受到校长的心跳
在加剧。

************校长终于忍耐不住把我搂在怀里,用火热的唇吸吮我的
柔唇,成熟男人的强烈体臭,使我快要晕眩。校长的舌头缠住我的舌尖吸吮,我收回舌尖时,他的舌头追入我的嘴
中。

忽然校长松开我说:「我、我不该这样。我送你回去吧?」我的胸脯一起一伏,春情被火热的吻催动,蜜穴一
波一波的在颤抖,淫水正溜出内裤渗到大腿上。

我抬起头送上柔唇,校长忙躲开,「小曹,我还是送你回去吧!」我咬住嘴唇,慢慢撩起裙子,让湿漉漉的内
裤呈现在校长面前。

我再次仰起唇舔他的舌头,校长因喜悦而颤抖,一把搂住我,更用力的吸吮我的舌头,吞吐我的唾液。双手毫
不犹豫地插入裙内,用力地揉捏我娇嫩的臀部。

我「啊」了一声,有点痛,可是我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被男人渴求、被男人蹂躏的感觉。我慢慢后退,抵住墙,
承受着校长的压迫。

我的唇因为太用力而酸软,校长却顽强地吮吸着我的脸、我的眼睛、我的耳垂、我的颈项,我侧过身,让他能
舒适地吻我的耳垂和颈项,校长搂住我的腰枝,搓下我的内裤,抚摩着我的水草地,并用手指搓揉着草地中的热乎
乎的泉眼。每一次的搓揉都带来一阵愉快,也带来更深的热痒,渴望他搓揉的更用力些。

我哼哼着,扭动腰枝迎合着搓揉,可校长却抽出了手。我忙叫道不要呀!

校长搂起我大步流星地走到他的办公室,把我放在沙发上,解开我的衣裙,褪下我的内裤,抱住我的双腿,仔
细地欣赏着我那丰腴的蜜唇和那茂密的湿草地,然后动情地用嘴猛亲我的乳房和蜜唇,舌头一会儿绕着我充血而突
出的阴蒂,一会儿挖着我热乎乎的蜜洞一进一出。

我呻吟着、扭动着,性的渴望越来越激剧,心跳如鼓点,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校长、校长,我要、我要、
我要……」阴道里热痒的难受,淫水一股接着一股地不停地往外流。

校长脱去衣服,我看见那黑亮的阴毛也是一大片,比我的还多,而且又稠又长。最引人注重的是那根强有力的
巨棒,仿佛从阴毛中直挺挺地钻了出来,高傲而怡然自得地耸立着,足有二十公分,粗得就象小孩儿的胳臂,挺拨
在两条坚实的大腿中间,还有节奏的一跳一跳地亢动着。再看那个正在充血的大龟头圆滚滚的,紫光滑亮,就象个
大将军。

我分开两条大腿,校长手握住那根象烧得通红的铁棒似的阴茎,用另一只手的两指把阴唇分开,用阴茎的大龟
头在我的蜜洞口往返摩擦着。

接着,他抱住我的双腿,胯往前猛地一挺,只听得「滋」的一声,那沾满淫水的龟头挤进了我那窄窄的蜜洞,
有点疼,我忍不住「啊」了一声。校长关心的看看我,我闭上眼睛「嗯」了一声,接着感觉到一股力量冲进来,撑
满了我的蜜穴。

那条阴茎在我的蜜穴里开始有节奏的抽插,美妙的感觉也一阵一阵席卷我的全身。我不断呻吟着。阴茎在我阴
道里时而深插,时而左右搅动。梦幻般的美妙感也随着往返的摩擦增长,越来越感到舒适,我的身子软绵绵都快支
持不住了。

我的蜜穴被干得受不了,一阵一阵把我推向性欲的高潮。「校长,好舒适……!嗯……嗯……喔……喔……啊
……啊……!校长,我要你!!」忽然我感觉蜜穴里一下空虚了,校长扶起我,我顺从地趴在沙发上,抬起臀部,
校长扶住我的腰身,用发烫的肉棒慢慢挤进我的蜜唇,接着一挺,巨大的肉棒又深深地插进我的蜜穴。

校长一边抽插我春潮泛滥的蜜唇,一边大力捏揉我娇柔挺拔的乳房。我努力用手顶住沙发承受着校长的冲击。

「嗯……嗯……喔……喔……啊……啊……!校长,我要了!!」校长见我这样就握住我的腰身,加劲的插,
快速的抽。我感觉到阴茎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越来越烫。

阴茎的冲击力越来越猛,校长喘气越来越急。

「啊……啊……!用力、用力……干、干、干我、干我……干死我……受不了……喔……喔……」

我止不住地狂叫起来。

这时,校长的阴茎在我蜜穴里更加急抽急送,每一次都插到最深,然后,又猛插几下,就觉着蜜穴里有一股股
滚烫的热流射在蜜洞的深处。

我们静静地趴在一起,过了一会儿,校长慢慢起身把软绵绵的肉棒抽了出来。

我翻过身看见乳白的精液伴随着我体内的淫水慢慢溢出来。校长拿来纸巾帮我擦拭。

(七)

我躺在沙发上休息,禁不住回想起了刚才那会儿的激烈情景,校长揉抚着我臀部的肌肤,似乎意犹未尽,手在
我全身游动,最后停在了我的蜜穴轻柔的抚着、摩着、撩着、扣着。我的感觉也渐渐上来,配合着他的动作,我轻
轻哼着。

「嗯……嗯……嗯……嗯……」

校长见我这样柔顺,再次起身分开我的双腿,把阴毛扶开,猛地吸住我的阴道口,舌头伸进蜜洞里往返搅动,
然后又双手攥着他那硕大无比的肉棒挤进我的蜜唇往返磨擦,我的阴蒂又开始充血而竖起来。

经过他的一阵吸舔、摆布、折腾,我的欲望也逐渐剧增,阴户一松一紧张合着,淫液也开始流淌起来,我有一
种冲动。

我起身蹲在校长面前,扶住那半硬不软的肉棒,张口含住它,轻轻地舔嗜、轻轻地吮吸。用手抚弄那下面悬挂
着的鼓鼓囊囊的两颗肉球。为男人口交使我有一种处女的激动,让我渴求,使我发情。

校长似乎很享受,抚摩着我的脸蛋,低低地发出愉悦的声音。不知不觉中感到他那肉棒又渐渐开始发硬、发长、
发热,肉棒上的表面盘绕着的青筋暴跳起来,龟头顿时呼呼地大涨,发着紫红鲜亮的光,顶端的孔有如怒目圆睁,
咄咄逼人。

我的手都快攥不住这忽然变大的家伙了。校长也兴奋起来,抱住我的头用力在我嘴里抽插,激动地喊着我的名
字。

我努力坚持着满足校长的欲望,感受着异性的力量。

终于我坚持不住了,校长感动地抱起我轻盈的身体,示意我搂住他的颈项,难道他要抱着我性交。

果然,坚硬的肉棒从下面顶上来,校长用力一挺,「滋」的一声硕大的阴茎全根插进来。校长托着我的身体一
上一下,阴茎开始抽动了,臀部被有节奏地向上顶抽,每一次都被插到最深处,强烈的被征服感使我感到有些头晕
目眩。

抽插了一百来下,校长气喘如牛,坐到了沙发上,我摆动臀部一上一下套弄校长的肉棒,性交的快感传遍我的
全身,我憋不住便使劲摆动臀部,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有如腾云驾雾进入如梦似幻的仙境一般。

校长见我动作弱下来,又把我扶到沙发上,举起我的双腿,猛烈地干着我大开的蜜唇。阴茎抽插的越来越快,
在巨棒的不停的攻击下,蜜唇随着阴茎被挤压、拉动。我不断地发出舒心的呻吟,我赤裸娇嫩的肢体随着他抽插的
节奏蠕动着,用全部的身心和感官尽情接受一波又一波淫欲浪潮的冲击。我感到了无比的亢奋,我不知如何来形容
和表白这种亢奋的心情。四周的一切,就连这世界仿佛都消失去了,时间也似乎凝固成为永恒,天地之间,只剩下
两个赤露着身体,毫无保留地尽情疯狂地发泄着性欲。

忽然间,校长象一匹脱缰的野马,用尽全身的力气,向里面猛顶,性交的快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心脏就
象随时都要爆炸似的,一下,两下……我的感官几乎到了所能承受的极端。

我们搂得更紧了,他的动作速度告诉我——他快要射精了!

我聚精会神地等待享受这射精时刻的到来。刹那间,他的阴茎迅速变硬、变粗、变烫。随着他最后顶入蜜穴里
面极深处,一股股滚烫火热的精液,如火山的喷射一般,猛烈地撞击在我的子宫口和阴壁上,热乎乎的酥麻了我全
身!

(八)

我紧紧地搂着校长,感谢他给我的欢愉和满足。校长也抚摩着我的肌肤,吻着我的脸庞。我轻声问校长:「还
要吗?」

校长很吃惊,「那就晚上吧。」

我拉住校长的手放在蜜穴上,娇笑道:「她可受不了。不过你还要,可以……」

「可以什么?」

「可以干这里。」我张开腿,握着校长的手指触到我的菊花瓣。

校长的手指沾着淫水轻轻挖进我的菊花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