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女厕所
女厕所
我是小薇薇,大学四年很快就要过去了,在这人生最最重要的时间里,我也遇到了不少事情,接触了不少人,
将我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圆滑的半社会青年,也逐步改变了我的许多观念和看法,我还深深的记得我
在厕所的一次惊艳记。

那是大三的一个期末,天气突然变得很冷,我跟其他许许多多的同学一样在自习室里拼命的看书,因为我们明
天就要考试了,所以我一个人便在自习室中复习有关知识,以至于整个教室的人都走光了都没发觉。

冬天天气比较干燥,不知不觉因为水喝多了想上厕所,但一走出去才发现傻了眼。

现在已是深夜,整栋楼就我所在的教室灯还亮着,因为天气寒冷,所以黑漆漆的校园显得格外空荡。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想起了校园里这样或那样的传说,仿佛听到了从黑暗的走廊深处传来的脚步声。

我被立马吓得背脊发凉,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想马上收拾东西回宿舍,但无奈便意浓浓,只好硬着头皮先
去上厕所。

我先说说我们学校厕所的格局,是需要转个弯才能进去的,从走廊上根本无法看见厕所里,当然走廊的灯光也
无法照进去。

那晚不知是怎么回事,声控灯貌似坏了,任凭我如何跺脚拍掌都没有反应,我走进去,墙上的洗手镜照得我的
身后一片黑暗,我不禁想到了我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一些恐怖情节。

人又是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知道这是学校里不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的,但是看着镜子竟是越想越害怕,仿佛镜
子里随时会从黑暗中伸出只手一样,我吓得一刻也不敢多待,连忙跑了出去。

但便意越来越浓,这样下去肯定没等我回到宿舍就尿了一裤子。

我突然想到离教学楼不远的办公楼里,走廊灯是通宵亮着的,而且还整晚都有保安在巡逻。

我连忙朝着不远处的办公楼跑去。

可能今晚特别的冷吧,整栋办公楼里空荡荡的,也没见到巡逻的保安,但还好走廊灯是亮着的,我连忙跑进一
间厕所里,因为是教工楼,所以平常不缺清扫工来清扫卫生,地面显得很干净,蹲坑里也没有平常女厕里那些用过
的卫生巾,没冲干净的大便,尿在地上发黄的尿渍,甚至是用过的避孕套。

我随便选了个靠里面的蹲坑,解开裤子准备好好放松一下时,从厕所传来的「啪『‘的一声巨响恁是将我快尿
出来的尿生生的吓了回去。

我听到两个脚步声哒哒哒哒的走了进来,伴随的是男女混合着的含糊不清的喘息声,我马上便明白了,肯定是
某对情侣晚上想亲热,却跑到厕所里来了。

当下我便感到一阵好奇,因为我常听人说看见有人在打野战,也曾看过不少AV,但从没见过真人的现场直播,
便悄悄的挪动了下身子,偷偷的凑在门缝上观看厕所里的这一场春宫秀。

厕所里的一对男女看样子丝毫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还在尽情的热吻着。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身材娇好的背影,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和碎花裙子,齐肩的头发原先扎了个马
尾,现在也因亲吻抚摸而散乱开来,光看身材就知道是个美女,那纤长的小腿,如玉的肌肤,连我这个女生都为之
嫉妒,忍不住想要把玩一番。

因为角度的关系,我看不到她对面的男人长啥样,不过感觉很胖,肥胖的肚子,让我不禁感慨现在的人发育真
好,二十岁的人便有四十岁的官肚。

一双肥手早就上下伸进了对面女生的衣裳里,看动作是在不停的把玩着,随着胖子双手的运动,正在接吻中的
女生不时哼出几声娇喘,粉红色的内衣也滑落出来,挂在一只手上,现场场面说不出的淫靡。

看到这里,我只觉得口干唇燥,脸上感觉火热火热的,双腿间也感觉有液体流出,只看见胖子已经完全蹲下身
去,把头深深的麦在少女的双腿之间,少女的一只脚被抬在了胖子的肩上,被一只肥手不住的把玩,而双手时而进
抓胖子的头发,时而攀住厕所门不让自己摔倒,口中的娇喘声更大了,双腿也在微微颤抖,伴随着胖子舌头搅动发
出的噗嗤声,明显可以看到一丝透明的水线正顺着少女的大腿流下。

忽然少女猛的一声大喊,双手死死的抓住胖子的头发,身体拼命的后仰,像一张绷紧了的弓,浑身也在无规律
的抖动着。

看来是在胖子的舌头下达到了一个高潮,随即便全身摊软,完全倒在胖子的怀里,还依稀能听到剧烈的喘息声。

看到少女这个情况,胖子也不再犹豫,将少女背过身来,掏出他那根早已涨得发紫的东西,就势从少女背后插
入,又是惹得少女一阵乱颤。

此时少女的脸已经完全转了过来,脸颊绯红,双眼里弥漫着一层厚厚的水汽,娇好的面容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

但一看到少女的脸,我整个人仿佛被从头泼了一滩冷水般,完全没有了当初的兴奋和躁动,有的只是无尽的震
惊的!

眼前的少女竟然是我们的班主任!

还记得我大一来校时第一次看班会全班都被我们班主任给震惊了,一个小小的女生,个子不高,有着典型的江
南美女的娇柔,最主要的是她太年轻了,以至于和我们在一起完全分辨不出谁是老师谁是学生。

据说班主任是大我们三届的学姐,大学毕业后便被学校保研到了我们专业,一直便跟着现在的导师一步一步的
做项目,然后在我们大一的时候顺利的读了博士,便留校做了导师,还在去年的时候跟我们学校的一位学长结了婚,
她老公也是我们学校的留校博士生,两个人可真谓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真是羡慕死我们学校的一大批人了。

她老公我们也见过,高高帅帅的,长得很秀气,当时不知道我们学校多少学姐听说他结婚后哭得稀里哗啦的,
总之他们两个人完全是学校里我们这些学弟学妹崇拜的偶像。

但眼前这个胖子很明显不是班主任她老公,可为什么班主任放着帅气的老公不要,来偷情于这个胖子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胡乱猜测时,我无意中看见了胖子的那张脸,惊得我赶紧捂住嘴巴才使自己没叫出来。

那个胖子居然是我们学院的院长,博士生导师,班主任现在的导师!

这个院长我也很熟悉,记得大一刚进校的时候就是他给我们开的第一次新生大会,姓张,长得眉亲目善,微微
有些秃顶,让人不禁联系其西游记中的米勒佛祖,而且他也没什么架子,不像其他的院长一样扳着个脸,脸上总是
笑眯眯的,看见我们女生还会上前聊上几句,摸摸这个的头,拉拉那个的手,很是友善,所以在学生中的口碑一向
不错,可谓是人缘极好。

可今天,在这么一个昏暗的厕所里,漂亮的班主任,和蔼的院长,却下身紧紧的贴在一起,做着只有极其下流
龌龊的事情。

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思想不受控制的乱串,怎么办?

我居然发现了班主任和院长的奸情,不管他们两人有什么原因搞在一起,这都不是我这个穷学生能惹得起的,
现在在学校里那一样东西不要经过他们手?评奖学金评优秀,他们万一他们随便给我穿穿小鞋,我这辈子就别想毕
业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惊又怕,再也没心思去偷窥了,悄悄的把头缩了回来,蹲在格间里只想他们快点结束。

门外的叫声越来越大,开始还是断断续续的呻吟,现在已演变成了连续不断的叫床声,伴随着的还有噼啪噼啪
的肉体撞击声和噗嗤噗嗤的水声。

突然我感到一股暖流流到大腿上,并顺着大腿往下流,我暗暗叫了声糟糕,先前尿急,但因为看到活体春宫图
一时兴奋便生生的将尿意压了下去,现在一紧张反而冷静下来,自然就再也憋不住了,又浓又骚的尿液不受控制的
从膀胱里流出,我一惊,如果尿液打在地上发出的声音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他们肯定知道厕所里还有一个人,到时
候被他们发现我在这的话那就糟了。

我立马坐了下来,冰冷的地板贴在我的肌肤上,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但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尽量让
屁股贴住地板,将手指挡在尿道口,尽量放松大腿肌肉,让尿液顺着手指小心的流出。

不一会我的屁股下便汇集起一大滩金黄色的尿液,在雪白的地板上显得格外醒目。

冬天气温很低,不一会刚刚还是滚烫的热尿已经变得冰凉,我坐在自己的尿中,屁股早就被冻红,好不容易尿
完了,便轻轻擦拭完后小心翼翼的穿好裤子,但门口突然响起院长的声音把我好不容易咽回肚里的心又提到了胸口。

只听见院长嚷嚷道:」哪里来的一股尿骚味?」我顿时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心想,这下可死定了,但没过
多久又听见院长打着哈哈嚷道:」哈哈,原来我们平时冷艳清高的小杨老师尿裤子了哦!「我顺着门缝看过去,班
主任被人按在厕所门上,像只母狗一样高高的撅起屁股,院长在她身后毫不留情的抽插着,班主任的下体更是湿淋
淋的一片,伴随着院长每一次的大力抽送都带出大量水花,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尿,把两个人的结合处沾染得一片
油光发亮,而班主任更是紧紧的咬住嘴唇,长长睫毛在微微抖动,不时从鼻子里哼出几声娇息来。

再一看院长,满脸的五官都挤到了一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还在不住的发出哼哼的鼻息声。

一双手也没闲住,用力的在班主任的胸上搓揉,拈出各种各样不同的形状。

院长今晚明显是喝多了,不但双手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把班主任的胸部抓得红一道紫一道的,而且话也有点多
说,一张嘴便喷出一股好浓的酒臭味,连我都闻到了。

忽然院长一个用力,在班主任的一声娇呼中把班主任生生抱了起来,班主任的双腿被摆成一个M ,下体被一根
肉棒深深的捅入,整个人被摆成了极其羞耻淫荡的姿势。

院长一边这样抱着班主任,一边说道:」我们的小杨老师想尿尿,来,让叔叔帮你把尿。「说罢还真的在四下
边插送边走动,像个洒水车一样把尿液洒得到处都是。

看到这情景,我不禁松了口气,原来是班主任失禁了,并不是发现了我的存在,不过话说院长连这么变态的事
都说的出,看来真的是人不可貌像。

思量间院长已经抱着班主任把完尿了,有些气喘,不过也难怪,毕竟已是四五十岁的人了,做了这么剧烈的运
动连一个年轻人都受不了何况一个中年人。

不过院长完全没有放过班主任的意思,他把班主任的一只脚高高的抬起,就这么站着从前面插入,粗鲁的嘴过
班主任的脸疯狂的吻着,把一口口恶臭的酒气都喷在她脸上,嘴里的粗言秽语更多了,他一边用牙齿咬着班主任的
乳头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小杨老师,想不到你的奶子还是这么香,小逼还是那么紧,你夹得王叔叔我爽死了。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说起来他还真要感谢你这嫩逼,要不哪能这么快这么顺利的留校当博士。不过这么好
的逼便宜了你那个傻逼老公了,操,整天拽得跟二五八万样的,今天还当着校长的面不给我面子,要不是你来找我,
我他妈非整死他不可…「院长已经完全陷入自己的亢奋中了,嘴里唠唠叨叨的说个不停,反观班主任,从始至终都
没有开口说话,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只是机械的随着院长的动作叫着。

终于,我听见院长长长的一声喘气,腰部使劲往前一顶,双腿便是一阵颤抖。

与此同时班主任也发出一声变调的尖叫,头猛的向后一抬,便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整个厕所一时间只剩下低沉的喘气声。

过了一会儿院长拔出了他那已明显缩小的东西,走到前面,一把抓起班主任的头发,把他那东西塞入班主任嘴
里,班主任则乖巧的用嘴将他细心的清扫干净。

下身还在缓缓的流出一道黄白夹杂的混浊的液体。

院长整理好裤子后心满意足的走掉了,只留下班主任面无表情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自己下体流出的精液,
过了一会儿后站起来捡起被踩脏扔在地上的内衣,木然的穿上,走去镜子前用水洗了把脸,拢了拢被弄乱的头发,
就这么步履蹒跚的走掉了。

我在格间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后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很不是滋味。

耳听着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逐渐远去,我连忙溜了出来,一刻也不想多待,拿起书包快步跑回了宿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