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微服行
微服行
正德皇帝,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一个皇帝,他之所以出名,并不是因为在政冶上有什么建树,或者在军事上有
什座战绩,面只是因为他的荒淫。正德游江南的故事,早已在民间流传,正德皇帝的好色在史书上也有不少记载,
今天介绍给各位的故事,也是有关正德皇帝微服游江南的一段秘闻。

正德在位的时侯,正是明朝最强之时,国泰民安,边彊安定,朝中无事,正德曾经有十年不上朝的历史。

太平盛世,正德便经常到民间去游玩。

他天性乐观,喜欢化装成平民百姓,混在下阶层社会之中,一方面欣赏世俗百态,一方面挑选美女。

正德六年夏天,正德皇帝带了两个亲信小太监王道和秦增,悄悄离开皇城,启程前往江南。

正德扮成一个秀才,王道和秦增都只有十五岁,扮成书童和琴童正合适。

他们乘船来到杨州,明代的杨州是个很繁华的城市,古人有一「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杨州」的说法,认为是人
生一大享受,可见杨州地位之高。

这也是正德皇帝第一站就选择杨州的原因。

船到杨州码头,正德带着王道和秦增上了岸,直奔杨州最有名的「云来大客栈」。

「云来客栈」座落在杨州最热闹的大街,周围全是妓院、食肆、商店、当铺。

正德皇帝的目标,当然是那些美女如云的妓院了。

正德皇帝来到客栈,包下了两间最好的上房,稍事休息之后,他就迫不及待地要去妓院寻欢了。

他带看王道和秦增走下楼梯,却发现,客栈大堂坐看一个中年妇水…

「真美啊!」正德皇帝情不自禁地喊了出声。

中年妇人打扮入时,穿戴华丽,看起来是一位贵妇,她的年纪约为三十岁。

正德嫖妓女,一向只拣十七、八岁的少女,因为她们青春。

但是,这位中年妇人,却以她漂亮的面容和高贵的气质,深深吸引了正德!

「快去查一查!」他悄悄向王道和秦增吩咐。

两个小太监很有经验,知道正德要查的是这住中年妇女的底细,他们立刻跑去找客栈老板和伙计。

一会儿功夫,他们就知道,这位中年贵妇原来是某地一个县官的太太,县官到新的地方上任,全家都路过杨州,
也同样住在「云来客栈」,已经休息了两天,大概是要游览杨州。

「县官太太?」

正德一听,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看起来,这妇人不容易勾上手。」他低低地和两个太监商量起来。

他身为皇帝,想得到的东西一定要得到,所以也不怕对太监明说。

两个太监服侍正德很久,也带他找了不少女人,深知正德的性趣。

是啊!加果她是穷家人家的妇人,还可以用钱收买,但是,身为县官太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周围又有丫
环、仆人服侍,要想亲近一下都不可能,要想勾搭她上床,那就更难了。

「要不…」王道小声提议:「皇上向她表露身份,逼她就范?」

「不好。」正德摇了摇头。

如果地表露皇帝的身份,天下的女人都可以得到手,但那就役有什么意思了。

他的皇宫中就有三千个美女,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要上床随时都可以,但是他却索然无味…

「哎,皇上为什么微服私行?不就是为了增加乐趣吗?」

秦增责备着王道,他是个聪明人,眼珠一转,马上想出了一条妙计。

「皇上,您看这样行不行?」

秦增低声向正德说出了他的妙计。

「好!就这样办!」正德大喜:「要是奏效,我赏你一千两银子!」

「谢皇上!」

秦增谢了恩,便拉着王道布置去了。

究竟秦增的妙计是怎样的呢?

其实很简单,这时侯是夏天,天气很热,县官太太一定要洗澡,只要正德趁她洗澡之时进入她的房间,她为了
自己的名誉,可能不敢声张,正德便有机会强奸她了!

这个计策看起来简单,实行起来却不容易。

古代设有冲凉房,县官太太要洗澡,一定是在她的房间中,由仆人抬入一个木桶,在桶中洗。

而且洗的时候,丫环都在门外把守,一个陌生男人根本不可能靠近,更不用说进房了。

正德此时也没有心思去逛妓院了,他叫了一壶茶,静静坐在角落里,耐心等待着,同时欣赏看县官太太的美色


没有多久,县官太太吃了点心,便叫丫环准备洗澡水。

「掌柜的,」丫环走来找客栈老板:「我们太太要洗澡,你叫人把木桶抬上去,同时准备一桶水,要温的…」

「是,是,马上就来。」

老板急忙吩咐伙计抬桶倒水。县官夫人也上楼回房去了。

不一会儿,一切都准备好了。

县官夫人把门关上,准备洗澡了!

房门紧闭,门口站着两个丫环。

县官太太关紧房门,然后脱光了全身衣服,赤裸裸地跨入木桶内,开始洗澡…

突然,她目瞪口呆!

在她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男人!

她大吃一惊,张口就要呼救…

「夫人,三思!」正德低声提醒她。

县官太太果然不敢叫喊了,因为,如果她一呼救,下人冲入,看见她赤身裸体和一个男人在房中,哪真是水洗
不清。

而且古代的妇女很封建,要是被陌生男人看见自己赤身裸体,按俗习就要自杀了。

既使不自杀,名誉也扫地了,县官为了面子关系,可能会将她休了,这一切后果都太可怕了…

县官太太一时不知所措。

「你…你出去!」她下了命令!

「好,我出去!」正德大摇大摆要去开门…

「不要出去!」县官太太急忙拉住他。

门外就有两个丫环,要是正德从房中出去,对她的名誉仍然不利…

她真是左右为难。

正德趁机一把抱往她…

「大胆,一县官太太用力挣扎,木桶发出声飨」你再动,门外就听见了!

「正德微笑提醒她。

可怜县官太太又不敢动了…

正德的手大胆地握住她的乳峰。

她急了起来,又要挣扎,木桶发出声响,她只好不动了。

正德的手指肆无忌惮地在她白嫩嫩的乳房上抚摸看,轻揉着…

紫红色的乳头不由自主膨胀起来…

县官太太羞得满面通红,但是,从乳尖上传来的酥麻的感觉,却一步一步扩展到全身,一颗芳心情不自禁「砰
砰」直跳…

正德的手慢慢往下摸…

县官太太急忙用双手捂住下体…

「你要干什么?」她又气又急又怕。

「我想替夫人洗澡…」

正德说者,两手就在她的光滑的背、大腿、滚圆的屁股上抚摸起来…

县官太太的双手捂住下体,全身再没防卫,只能任由他肆意抚摸…

她不知不觉,也喜欢这种抚摸了…

原来,她的丈夫是个同性恋者,一向喜欢玩男人,结婚之后,对她一直冷落,她身为县官夫人,名誉、地位重
要,又不敢乱来。

夜夜空床,辜负了青春,性的饥渴已煎熬了她十多年…

想不到今天,一个大胆的男人闯入她的世界,下流地侮弄她…

这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啊!

她渴望已久的东西,现在突然实现了!

「你…你…来吧…」

她不知不觉松开了双手…

正德欢喜若狂,他喜欢微服私行,就是喜欢用普通男人的身份来征服女人,而不是用皇帝的身份,现在…

「我成功了!」他心中暗笑:「这个雍容华贵的县官太太,被我玩弄成淫妇了!」

他放开她,飞快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坚硬、露出了粗大…

县官太太满面羞红,以手掩面不敢看,但心里却在欢呼,她只好从手指缝中偷看…

正德轻轻地把她的大腿抱了起来,搁在木桶边沿上,她的姿势就像妓女…

正德进攻了!

「哼…哦…轻…一点…」县官太太忍不住疼痛,叫了起来。

「你也轻声一点。」正德再次提醒她,然后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唇…

正德的技巧似乎受过训练,收放自如,有轻有重,有快有慢…

县官太太感到疼痛很快消失,代之而来的是一种舒畅…

她的屁股不由也扭了起来…

正德感觉到,她的舌头伸入自己的口腔中,正疯狂地搅动着…

于是他加大了力量,加快了频率…

县官太太咬紧牙关,不敢叫出声来,只能从鼻孔中发出粗粗的喘息…

她的腰肢波浪似的上下晃动…

她胸前两颗木瓜,也随着腰部动作而不停地摇摆着…

她全身湿淋淋,分不出哪是汗,哪是水…

正德感觉到她夹得很繁,体内温度极高,烫得她一阵心动…

「啊…」她也轻声叫了起来,然后一阵颤抖和抽搐,很快达到崩溃…

两人浸在木桶内紧紧楼抱,低低喘息…

「你怎么进入这房中的?」县官夫人像妓女般勾住正德的脖子。

「客栈伙计已被我的画童用重金收买,地们抬木桶入房的时候,我就已经躲在木桶内,桶上有盖,谁也看不见。
进了房,我就躲到床下,等你进来…」

县官夫人吻了他一下:「你这勾魂的冤家,我从今以后离不开你,怎么办?」

「放心,我自有办法。」

正德是皇帝,当然有办法,没多久,那位县官便接到秘密圣旨,叫他把太太送入宫中当嫔妃。

县官本来就不喜欢女色,所以接到圣旨,反而很高兴,马上把老婆献给正德。

县官太太这才知道正德的身份,她入宫以后,使出浑身解数迷住正德,比别的年轻嫔妃更得宠。

正德伪了弥补县官的损失,就把王道和秦增送给县官当面首。

这两个太监,平日里帮正德强奸女人,现在自己也被人强奸,苦不堪言,原来正德也嫌二人知道他的丑事太多,
所以趁机把地们逐出皇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