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父之过
父之过
女儿敏已经十五岁了,已经是个少女了,只是她母亲每次打她的时候,总要她脱光裤子打屁股。

这次考试,敏中文课不及格,她母亲知道后暴跳如雷:「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每次考试总有不及
格的,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把裤子脱了。」

敏今天穿了一身黑的,黑衬衫,黑裤子,女儿大了,乳房渐渐隆起,越发水灵了,有时候连做父亲
的我都看着恨不得想咬两口,只是心里想想罢了,总归是自己的女儿,伦理的道德很久以前就已经根深
蒂固了。

「妈,别打行吗?」敏哭道。

「你就是欠揍,养了你那么大,叫你考试不及格,让我的老脸往哪搁啊!把裤子给我脱了,今天我
非打死你不可。」她母亲恨道。

敏不敢顽抗,委委屈屈的解开皮带,脱掉了外裤,露出洁白的两条大腿和小内裤,我不由的遐想那
条内裤的中间……

其实,我是个好色的人,平时也总是喜欢想入非非,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心里的慾念也会伴随着
左右,只是从不敢表露出来。

每当这时候,我总是很识相的走到自己房间去了,一向是由她母亲管教孩子的,在我们夫妻生活中,
她母亲总是扮演红脸,由我来演白脸。

很快,房间里传来的敏的哭叫声和打骂声,孩子每次做错事,她母亲总拿硬拖鞋奏她,随着孩子年
龄逐渐增大,一点也没有改变。

我在房间里抽了支烟,看看时间,快9点了,她母亲今天上夜班,可别迟到了,到捷的房间里看看
捷,他正在做功课,我熄灭了烟头,推门走入女儿敏的房间。

敏趴在床上,屁股翘着,她母亲敢情打累了,坐在床沿上休息,我赶忙凑过去:「孩子她妈,快9
点了,你今天不上班了?」

「啊呦,来不及了,我要走了,看我回来收拾你!」她母亲拿着包风一样的走了。

我回到敏的房间,关上房门。敏还卧在床上,啜泣着。我做在床沿,敏的臀部映入眼底,本来雪白
的屁股现在红肿着,屁股沟下,彷彿有乌黑的阴毛,朦朦胧胧看不清楚,我爱怜的抱起敏,敏扑入我的
怀里,哭得更加伤心了。

「爸爸,呜,我痛!」

「爸爸给你揉揉。」我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屁股,心中爱怜无限。

我轻轻的揉着她,「还痛吗?」

父之过(02)

我站起身,从柜子上拿过一盒药膏,坐在床沿,我把敏反卧在床上,屁股朝上,我抄了些药膏,均
匀的涂抹在敏的屁股上。

「舒服吗?」我问道。

「爸,左边一点,好些了。」敏仍有些淒哀。

说实话,我已经动起了色心,女儿的下身一丝不挂,洁白的双腿开始变得结实,这些年,随着女儿
慢慢长大,和我的关系逐渐亲密,女儿与父亲的关系更加的无间,就像儿子跟他母亲无话不说一样。

看着趴在床上的敏,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枕边,犹如瀑布般的水泻。深黑的衬衫,衣服袖子上有些撕
裂,下摆的扣子松开了,衣服被推到腰部以上,下半身赤裸裸的。

「爸爸,我恨妈,恨死了。」敏嚷道。

我无言,继续替敏搓揉着屁股,我的眼神在往她的股沟里瞄。终于我忍不住了,轻轻的分开了敏的
大腿。

敏似乎没有反应,我低下头,双手轻抚着敏的股沟中,中指逐渐往下,想要深入到敏的禁区。

敏的手伸了过来,拉住我想要有进一步动作的手:「爸爸,你坏!」

敏翻身坐了起来,靠向我的怀中,我双手搂住她的倩腰。敏在我耳边吐气如兰:「爸爸,可不可以
带我出去散散心?」

「你想到哪里去呢?」我伸手到敏的头上,轻抚着敏的秀发。

「随便,我只想出去走走,人家不想呆在家里嘛?」望着女儿那嘟着嘴的粉脸,彷彿又看见了当初
妻子娇不胜艳的样子。

「想去跳舞吗?」我问道。

「好呀,爸爸,走吧,我去换衣服。」敏蹦蹦跳跳站起身去换衣服。

一会儿工夫,敏换完衣服出来,敏还是穿着黑衬衫,一条黑色的短裙,穿上高跟鞋,性感得直逼她
母亲。

出了门,敏问我:「爸爸,去哪家舞厅呢?」

「你跟我走就是了,敏,你会不会跳舞啊?」我问道。

「人家会跳的,跟着电视学的!」敏天真无邪的答道。

很快到了,其实那家舞厅是以前我和她母亲常来的,那是我们经常约会的地方,那其实是一家适合
情人约会的地方,舞场里跳的多是贴面舞。

进入到舞厅,我开了间包房,我问敏:「先去跳舞吗?」

「好的」,于是我们下到舞场,场里已经有许多人了。乐声想起,我搂着敏的腰转起了舞步,敏跳
的很好,一点也没有觉得别扭。

乐声逐渐进入了高潮,灯光也随之越来越暗,我搂着敏的手,渐渐变成了搂抱,敏的脸贴住了我的
脸,我轻轻咬住敏的耳垂,我的手在她背部游动,我感觉到她的气息渐粗。

「敏,爸爸爱你!」我轻言在她耳边。敏没有说话,随着舞步滑动,我感觉敏的脸很热。我轻轻的
装做不经意的吻了一下敏的脸霞,敏恩了一声,紧紧搂住了我脖子,我再一次吻了敏的脸霞,敏整个人
似乎要滑入的怀中,像是没有了骨头一般,软绵绵的。

父之过(03)

敏的脸变得红润,嘴里哼道:「爸爸,我也爱你!」

我尝试着轻吻敏的嘴唇,敏有些不好意思,把脸转向一边,我固执的把她脸转向我,敏有些慌乱:
「爸、我,不要……」

我的心情荡漾,继续挑战敏的嘴唇,这次敏并没有逃避,任我吻她的嘴唇。敏的嘴唇很红润,湿润
润的,我轻舔着敏的嘴唇,敏紧闭双眼,似乎陶醉在吻的温馨中,我搂的更紧了,敏的胸口紧紧压着我,
我能感受到她的心跳是平时的加倍。

我伸出舌头舔着双唇的中央,试图攻破防线,进入敏的内部。敏紧闭的嘴唇开始松动,我的舌尖已
经插入敏的口腔,慢慢地深入。敏发疯般搂住我的头颈,头发散落两旁,双眼紧闭,迎接着我的进入。

我的舌头在敏的口腔中打着转,在口腔内部搜索着,伸入敏的小舌底部,翻上,翻下,直打转。敏
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舞场内的灯光逐渐又亮了起来,一曲终了。我意犹未尽的分开敏的双手,收回我的舌头从敏的口中。

敏的粉脸此时涨得通红,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说道:「敏,我们回包厢去好吗?」

「嗯!」

我伸手揽住敏的倩腰,快步走入包房。回入包房,关上门。

我回身再一次搂住了敏,这一次,敏主动贴向我,向我吻来,我低下头,直奔敏的双唇,我发疯般
的插入敏的口腔,在她口腔内搅动,和敏的舌头狠狠搅和在一起。我们长吻了大约3分钟,敏的双眼始
终紧闭着,我轻抚敏的秀发,我的口水和敏的口水不断的胶合,敏越发兴奋,粉脸通红。

随着时间的过去,敏的舌头开始进入我的口腔,小舌头在我嘴里探索,轻碰我的舌头,我紧紧吸住
敏的口腔,把敏的舌头深深吸入我嘴里,敏略显痛苦。我送开敏的嘴唇,转过45度,再一次,胶住敏
的口,更加牢牢的和她的唇吸住。敏似乎从来不曾如此激动,忘情的搂住我。

我们不断变化着接吻的姿势,法国式、英国式、意大利式……

随着时间流逝,我越来越兴奋,什么伦理道德全不顾了,我搂住敏的双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右手在
敏的背部游弋,左手绕到敏的身前,抚摩着敏的头颈。

女儿已经长大了,细长的头颈,多像她妈妈,我顺着敏的衣服领子慢慢滑入敏的衣服里边,敏似乎
变的越发不安分了,一下子软倒在我的怀里,全身宛如无骨,吐气如兰,连头颈也涨的通红,一头乌黑
的秀发散落在颈侧,更增秀色。

我的手已经触摸的敏的胸罩了,隔着胸罩,我轻抚敏的胸口,敏的胸口起伏得狠厉害,我觉得这样
不舒服,因为手从上方插入,一来不方便,二来手酸。

于是我把手伸出来,继续隔着衬衫揉捏着敏的乳房。敏已经完全失态了,不知所措的把头靠在我怀
里,任由着我继续,似乎是在呼唤我快些疼爱她,嘴里语无伦次的呐呐自语……

父之过(04)

我伸手到敏的腿弯,抱她到沙发上。

敏斜躺在沙发上,上身靠在我怀里。我直觉得天昏地暗,最后一丝良知,也抛弃到了脑后。

我双手从背后楼住敏的双乳,搓揉着,揉捏着,上、下、左、右。敏彷彿睡着般,昏昏沉沉,似乎
已经陶醉了。的确,少女初长成,还不经人事。我的心狂乱到了及至。

这是乱伦呀,少女的第一次呀,应该可以给父亲的吧!

我的手开始解开敏的衬衫扣子,一粒、两粒。慢慢地,上衣被褪开了,露出敏的胸罩、洁白的皮肤。
我把衣服推向两边,抚摩着敏光滑的皮肤。手触摸到敏火热的肤际,敏似乎受到电击般的抽搐:「爸爸,
我好难过,呜呜!」敏略带哭腔。

「哪里难过啊?爸爸给你揉揉。」我不理会敏的语无伦次,继续抚摩着敏的胸口,然后,双手绕到
敏的背后,解开乳罩的扣子,随后,把乳罩往下褪去,敏的双峰在我眼前一览无贻。少女的乳房已经发
育的相当完整,双峰高高耸起,乳尖那两颗小葡萄似的乳头挺的滚圆,似乎在向父亲发出召唤。

低下头,我亲吻女儿的双乳,乳尖轻轻耸动,如兔子般柔软,皮肤光滑的似玻璃琉。我双手在峰间
游走,双乳已被我捏在手中,火热的乳房打动着我,我含住其中一个乳头,舌尖轻舔,牙齿轻轻咬住敏
的乳尖。敏发出呜呜的声音,似很满足般。

看着女儿赤裸裸的上身,淫荡的心被掉到高处。这是敏钩住我的头颈,在我耳边轻述:「爸,我好
舒服,又好难过,呜呜……」敏的话似乎是像已经进入了高潮,不经初事的女儿在我的怀里犹如蜜汁似
的粘。

我开始关心敏的下半身,在敏的短裙下,我的手滑入敏的双腿间,敏穿着长袜,我的手隔着袜子轻
抚敏的大腿,敏的大腿丰满而又结实,应该是个成熟的女人才拥有的大腿,我心里想着,我搓揉着敏的
大腿,我恨不得把狠狠的捏两把。敏的大腿内恻已经湿透了,黏糊糊的液体透过短裤,渗露出来,我隔
着短裤的手都能感觉的到。

我撂起敏的短裙,把她推向腰际,敏穿着一条黑色的小内裤,我的手在敏的内裤中央挤压着,敏的
内裤中心有一滩湿润润的。那是女儿的,但是即将属于她的父亲了,我心了想着,抬起敏的屁股,把敏
的内裤扒了下来,我把内裤凑到鼻子前嗅了嗅,一股骚味扑鼻而来。

我把内裤仍到沙发一边,低下头,敏的阴部赫然跃入眼簾,浓密的阴毛,乌黑两泽,在大腿跟部的
最中央,敏的私处一览无遗。

我把敏放在沙发上,双腿叉开,我跪在女儿的面前,把头埋入女儿的隐处。敏的淫水不断地渗出,
顺着大腿流在沙发上,我伸出舌头,在女儿的阴缝中央寻觅。敏的私处犹如未开发的油田,等着她的父
亲替她去开发呢!

父之过(05)

正在此紧要关头,「咚、咚」有人敲门,我从慌乱中惊醒,拉下敏的裙子遮盖下体,替敏扣上衣服
扣子,然后回身开门,是服务员来倒水。

送走服务员,关上门,敏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头发略见散乱,衣服扣子没扣好,上下颠倒了。

头脑有些清醒,我暗地责怪自己,差点就……难道就在这舞厅包房里草草了事,面对女儿的第一次
就这么粗糙应付,就这样在这么吵闹的场合夺走女儿的贞操?我略有后悔。

我回身坐到沙发上,轻轻揽过敏的肩头,让头斜依在我怀中:「敏,刚才觉得舒服吗?」

「人家不好意思嘛,爸!」敏越发害羞,头直往我怀里钻。

「回家吧,好好洗个澡!爸好好疼你!!!」

「爸,你坏,坏,坏死了!」敏用粉拳擂我,我双手穿过敏的腋下一把抱住她,敏不依不饶。

在回家的路上,我楼着敏的腰,象情人般亲密,我们不在乎别人看见,天很晚了。

走进家门,我先到儿子的房间查看,他已睡着了,妻晚班未归。

我拉着敏进了洗澡间,关上浴室门,敏独自走到镜子前,我从背后靠近,从后环抱住敏的胸部。那
种丰满似弹簧般的感觉,从女儿身上传来,一股芳香从敏的发间传出,我楼住敏的手不断搓揉,在女儿
的双峰间游走,曾经是多少父亲敢想又不敢做的呢!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在敏胸前的双手开始替敏解衣扣了,在衬衫被解开后,乳罩被拉掉后,敏变得
光秃秃的,在父亲面前赤裸着。

短裙的皮带已经被我松开,随着掉落在地的裙子,敏的内裤裸露在外,我毫不浪费时间,抱起了敏,
把她放在浴池边,替她脱掉最后的掩饰,敏的下身已经全部呈现在我面前。女儿的裸体,是女儿的裸体!
光滑的皮肤,雪一般洁白的大腿,乌黑的阴毛聚集在阴户的中央,丰满而坚挺的双峰顶端,含苞待放的
乳尖,此时却塞满在我的口中,紧紧积在我的口腔中,压抑着我的呼吸。我的心怦怦直跳。

我无法不兴奋,我弯腰在敏的下身,敏的双腿紧闭着,我尝试分开她们到两边,叉开,再叉开,逐
渐分成V字型,敏的腿光滑似玉脂,我狂吻敏的双腿,发疯似的捏揉。敏的口鼻间发出「呜、呜……」
的娇喘声。

看着敏大腿跟部,那亮泽的阴毛平顺的躺在中间,我伸出舌头,轻轻舔敏的阴部,在那下体的中央,
柔软的肉缝。黏糊糊的液体从女儿的内部涌出,从敏的阴道内向外溢出,使得敏的下体看上去有些湿淋
淋的,有股骚味从那里传来。我不由把头从敏下体离开,我不太喜欢闻这股味道,似狐臭般的味道。

「敏,你先洗个澡,爸爸去给你拿件睡衣。」我让敏调解水温,我回身离开浴室。在房间里,我翻
出妻子的睡衣,挑了间性感的睡衣,在回到浴室时,敏已经准备洗澡了,「敏,出来的时候,穿这个就
可以了,爸在你房间等你!」我把睡衣给敏,关上浴室门,先来到敏的闺房。

父之过(06)

我想了一下,又回到自己房间脱光衣服,仅穿了一套长睡衣,再次回到敏的房间,躺在敏的床上等
她,数分钟后,洗完澡的敏进来了。

那是我买给她母亲穿的睡衣,如今女儿也可以穿了。雪白的针丝睡衣,仅仅垂到臀部下面一点。透
明的衣料根本遮挡不住女儿诱人的肌肤,这套睡衣最性感的地方就是低胸,在胸前形成了一个凹陷,敏
的一大半乳房裸露在我面前,试想有哪一个父亲看着如此性感的女儿站在面前可以不动心呢?

我的大腿中心处,有样东西已经在开始慢慢充血,幸好宽大的睡衣能遮挡一下。我道:「关上门!」
敏顺从的关上了房门,并从里面锁住了。「来,到床上来,到爸爸这里来。」我说道。

敏略带娇羞,咬着下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缓步走到镜子前,拿起梳子梳理头发。

我爬起身,靠近到敏的背后,敏的发间传来的味道有些湿漉漉的,是刚洗完澡所特有的味道,飘进
我的鼻间,从敏的身上传来的味道是少女的体香,是做父亲梦寐以求的味道,是可以让做父亲神魂颠倒
的味道,让所有的父亲都想跪倒在女儿的大腿间的味道。

我在也忍耐不住了,从背后箍住敏的腰,凑近女儿那乌黑亮泽的头发,狠狠地嗅着。敏那宽大的睡
衣根本无法遮盖住半裸的胸口,我的手从敏的腰际慢慢往上,进入了敏的胸部,敏的乳房被我拿到了衣
服外,双峰柔软无比,乳尖微微颤抖,我的手在敏的乳尖捏、揉、搓,时而轻抚,时而重捏,一会儿工
夫,敏那乳尖变的硬起来,乳晕变的通红、肿胀,高耸的乳房此时变的更加诱人。

此时的敏斜靠在我的怀里任由我疼爱,双唇微开,想要发出声音却似有些哽咽,敏变得柔弱无骨。
我知道敏已无法控制自己,已深深陷入我的爱中,敏被我的一阵温柔,弄得兴奋无比了。

想到这,我伸手到敏的膝弯,抱起敏把她放在床上。躺在床上的敏有些不知所措,双目紧闭、双唇
微开、呼吸沉重,双腿紧紧靠在一起。我翻身上床,坐在敏的身边。我的手伸向敏的下身,把敏的睡衣
往腰际推,露出敏裸露的阴毛,稀疏的阴毛有些湿漉漉的,可能是刚洗过澡的关系吧,都黏糊在了一起。
我轻轻的抚摩着敏的阴毛,由于敏的大腿紧闭,我只能浅浅的插入敏的腿间,轻轻的搓揉着。

敏似乎觉得很舒服,大腿略微分开,我乘机深入到敏的大腿根部,手指在敏的阴唇上套弄,上下搓
动。敏的表情变得十分激动,口里陆续发出:「啊……呀……」的浪叫声,只是声音压得很低。

敏的下身越来越湿,从阴道内不断渗出黏糊糊的液体,我的手指逐渐变得湿润,粘粘的。我更加快
的搓揉敏的下身,让敏得到更大欢愉感,让不经人事的女儿初次尝尝做女人的味道,虽然是她的父亲面
前。

父之过(07)

我的手更加欢快的游走,在女儿的下身,我感觉到敏的体内渗透出来的黏糊糊的液体,粘满在我的
手上,越来越多,一阵阵的血腥味传来,我略觉奇怪,从敏的下身拔回手,天,手上粘满了血,好多的
血,是敏的经血。

「敏,你来月经啦?」我问道。

「我、我不知道,上个月也出了好多血,把裤子弄脏了,后来问妈,妈给了我两包卫生纸,叫我垫
在屁股底下。」

我安慰道:「敏,这是月经,以后每个月的这几天都会来,你一定要提前把卫生巾放在内裤里,知
道吗?」

敏点点头,似懂非懂的样子,我又教了她一些女孩子月经期的注意事项,帮她清洁了卫生,换上乾
净的衣服,我亲吻敏的额头:「今天早点睡吧!」

我替敏盖上被子,关上灯,回到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的我不曾睡着,本来今夜可以夺走女儿的贞操,却不料碰到这样的事情,女儿已经开始来
月经了,这标誌着女儿已经长成大人,我以后要更加关心她了……

阳光已经洒在脸上,该起床了,我起身走出房门,儿子在厕所洗脸,妻晚班尚未归来,我来到厨房,
敏已经烤熟了面包。今天的敏穿了一身粉红的连衣裙,「爸,该吃早饭了!」敏还在忙碌着在面包上涂
着牛油。我从侧面看过去,长发披肩的女儿,那丰满的双峰高高耸立,曲线玲珑,真是明艳不可方物啊!

我欺近敏,从背后搂住敏的腰际,敏的腰柔若无骨,敏回眸冲我一笑。我已经忍不住了,双唇粘了
上去,「别,爸,别给哥哥看见。」敏小声提醒我。敏躲避了我的吻,我根本管不得这么多了,紧跟上
去,在敏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我的手也不老实,游走在敏的胸口,游走敏那高耸的乳房间,敏轻推
开我的手:「小心别让哥哥看见了!」

我只好放开敏:「身体好些了吗?卫生巾够用吗?」

敏红了脸,「够了,我知道了,爸爸,吃早饭吧。」

……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总是一有机会就和敏亲热。在厨房间,抚摩敏的乳房;在敏刷牙的时候,从背
后搂住她;在敏的房间,在敏做功课的时候,突然从背后抱住敏的乳房。敏很喜欢我这样,每当这时,
都会和我缠绵一番,让我醉生梦死在敏的唇边。

在一周后的一天,妻又是夜班,敏的经期已经结束了,在儿子睡觉以后,我钻进了敏的房间,敏已
经在等着我。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女儿显得格外性感,今天,敏穿了一条肉色丝袜,黑色的高跟鞋,这
都是我特地为她买的,叮嘱她今晚穿的。

穿着高跟鞋的敏显得格外高贵,粉红色的连衣裙更是让我血脉膨胀。我关上房门,敏扑了上来搂住
我的脖子,我的口压向敏的口,四片唇在刹那间合拢,我深吻着敏,舌头深入到敏的口腔内侧,敏的小
舌也在我的口中游荡,我们的舌头紧紧搅和在了一起,父亲的口水和女儿的口水已经无法分离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