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第一次给了阿姨
我的第一次给了阿姨
我家在ZJ某山区小县的某个农村,家裏条件不怎麽样,住的是50年代那种砖木结构加土坯的两层瓦房。具
体不介绍了,也和文章内容无关,需要说明的是,卧室在二楼,左边两张床,我父母睡一张,空着的一张有客人时
睡,我的床在二楼右侧,我的空间和父母的空间隔了大概5。6米,但是中间没有隔板。

故事发生在我大二那年的寒假,我20岁。

她是我妈妈的一个朋友,40不到的年纪,有2个孩子,和丈夫感情破裂,不在一起很多年了,我喊她「阿姨」。
那年应我妈妈的邀请,她在我家过年。

寒假回家,冬天都比较闲,一家三口加上阿姨,正好是一桌,打打红五,升级,争上游,聊聊天,在家我自己
基本不洗衣服,有时她就帮我洗衣服,除此之外,也没别的。

很多事情发生真的很突然,根本无从预料。直到今天,我知道那是真实的,但感觉就是一场梦,事实是改变不
了的,但心裏,有时真的希望那一切只是我某天晚上做的一个春梦而已——春梦,而非真实。

那天来了另一个朋友,在我家留宿。阿姨在的时候,她就睡空着的那张床,现在多了一个人,而且是男的,问
题出现了,怎麽睡?一楼有张大沙发,可当床用,但总不至于叫客人去睡沙发。

那个男的快30了,还打着光棍,很喜欢开玩笑,有几分赖。晚上睡觉时,我妈问怎麽睡啊?只有一张床是空
着的。那男的不知道是确实居心不良呢,还是只是开玩笑,就说,你们夫妻两就别管了,你们睡你们的,我跟「阿
姨」睡。

爸妈当他是开玩笑,说那你们两晚上就睡一张床吧。得!这下那男的来真的了,一下闯我阿姨床上去了。阿姨
不肯了,那怎麽行呢,孤男寡女,同床共枕,这玩笑也开大了吧。于是非得叫那男的跟我爸爸睡,阿姨和我妈妈睡。
那男的赖上了,说,晚上我就睡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也别去烦人家两夫妻了,干吗非得把夫妻两拆开睡,人
家晚上还得做功课呢。

纠缠半天,还是安腾不下。也许是他们的话刺激了我,也许是不愿意那男的真和阿姨睡。我忍不住了,就说,
别吵了,晚上阿姨跟我睡吧,你睡我另一头。

没想到,阿姨说好,我跟你睡,就是不要和他睡,我父母也说那就这样吧,于是阿姨跑我床上来了,脱了外套,
钻进被窝,躺在了我的另一头。

二楼安了两盏灯,串联的,开关只有一个,在我爸妈那边,阿姨躺下後,就叫我爸妈关了灯。

灯灭了,四周一片漆黑,还是我习惯的床,还是我习惯的那个空间,可是,我的床上,多了一个女人,就睡在
我的另一头,她的脚就搁在我的手边,我的身体挨着她的身体,她还细心的爲我掖了掖被子,怕我的脚冻着。

脑子裏突然开始充血……

不怕狼友笑话,那天以前,我还是处男,虽然有时自己会看着黄色小说,或是闭着眼睛想着A片裏的情景打飞
机,但真实的女人,我还真没上过,和我初中的第一个女朋友,那完全是精神恋爱,高中的女朋友,接吻,脱掉她
的上衣玩弄亲吻她的乳房什麽的都做了,但是她的裤子,从没脱掉过。

扯点题外话,我高三那年的五一节,女朋友来看我,我自己租了个小房子住在学校外面,在一起两个晚上,我
脱光衣服只剩一条内裤,而她死守着她的牛仔裤,无数次把手伸向她裤子的纽扣,无数次被她把手拉回她的胸口。

她说,亲爱的,等我们结婚那天,我再把我整个身子都给你,好吗?

傻傻的我,想着要尊重她的意愿,强忍了两天,居然没有上了她,竟然没有上她!!!想想真是後悔。

我现在的女朋友,是我还在部队的时候朋友介绍认识的,但是一直只是发信息,打电话,从没见面。

我退伍後,两人见面了,刚开始,我还是连手都不敢牵,第一天晚上,在宾馆把女朋友脱的只剩一条内裤,还
是没突破最後一条防线。第2天晚上,总结经验,吸取教训,终于大功告成,嘿嘿。

在此奉劝和我有类似心态的朋友们,只要有机会,千万不要错过,你以爲那是对她的尊重,说不定在女人心裏,
正在怪你没那勇气,爲什麽给你机会了,你还是没占有她。下面言归正传。

身上传来另一个人的温度,另一个女人的体温,我血流渐渐加快了,我开始蠢蠢欲动。

试探着用脚磨擦了一下阿姨的身体,阿姨没有反应。这不是给我壮胆吗?我故意翻了个身,把膝盖顶在阿姨的
大腿之间,心裏很紧张,还有些害怕,我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阿姨还是没动静。我在心裏琢磨着阿姨的想法,
应该没这麽快睡着吧,那麽她既然没反应,那就是默许了。于是,我又把膝盖往她大腿的根部挤了挤,顶到了阿姨
的三角地带。膝盖处传来阵阵的热流,阿姨没动。

我开始热血沸腾。我的手轻轻的放上阿姨的大腿,抚摩着,一点一点,手挪到了阿姨大腿的根部,那片神秘的
三角地带,那个无数次在A片裏看到过的地方。

然而阿姨穿着内裤,外面还有一条紧身裤。我摸索着,感觉着手下的鼓起的肥美的小丘,往下滑,还能感受到
一道隐约的小沟……我……我想……

阿姨还是没动,没有翻身,也没有抗拒,就一动不动地躺着。

我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用力,摸索着,挤压着阿姨隆起的小丘,逐渐明显的小沟。我全身的血液,都
集中于我的指尖,涌向我的鸡吧,膨胀,膨胀……

我确信,阿姨在我这麽大的动作下,而且摸的是她的敏感地带,肯定没有睡着,而阿姨并没有抗拒。

她也在渴望,她在等我干她!

我要干她!

我突然不顾一切的从被子底下钻到了阿姨那一头,我不管阿姨会不会尖叫,反抗,我不管我爸妈会不会听到异
样的响声,不管对面还睡着一个外人,我要干了我阿姨,用我的鸡巴,操她荒芜已久的小穴!

阿姨见我突然钻到她那头,吓了一跳,一把抱住我,对着我的耳朵说,你胆子好大,怎麽钻过来了?我不敢开
口答话,我不知道她是怪我太大胆,还是在渴望,只能用行动来回答。

我用膝盖顶开阿姨的大腿,顶着她的阴户,一只手死死搂着她,一只手掀开她的内衣,抓住了她的乳房,用力
揉搓,挤压。

阿姨的乳房不是很丰满,刚好够我手掌抓着,稍微有点下垂了,毕竟,阿姨已经快40了,而且是两个小孩的
妈妈。不过也许是因爲单身多年了,阿姨的乳房还是充满弹性。

说实话,我当时心裏真的好怕,因爲我和爸妈他们那边并没有隔墙,有时候爸妈晚上在做,尽管他们很小心地
不发出声音,但是我还是能隐约听到一些异样的声音。幸好,阿姨很配合,甚至她的配合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阿姨不再说话,只是双手紧抱住我,摸索着要把我内衣脱掉,头也凑过来,急促地喘息着,乱吻我的脸。

也许阿姨真的是荒芜太久了,太长时间没有男人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正值狼虎之年的她,却守了这
麽多年的活寡。後来我想,如果那天晚上,和她睡一起的不是我,而是那个男的,估计他们也会发生关系。

我总算放下心来,松开手,把自己的内衣脱了,阿姨的速度比我快多了,很快的把她自己的内衣和紧身裤都脱
了。

拥抱着,上身紧贴在一起,阿姨的乳房顶在我胸口,我身子有些颤栗,我有点眩晕,甚至有点分不清是在现实
还是在梦境。

我揉着阿姨的乳房,下身隔着裤子顶着阿姨的阴户。那时候,我真的是手忙脚乱。

阿姨又开始吻我,一只手来帮我脱保暖内衣和内裤。阿姨吻向我的双唇,用舌头分开我的牙齿,搅动我的舌头,
吮吸着。

我突然感觉自己很被动,我不喜欢和她接吻,因爲我只是想干她,于是吻了几分钟,我就躲开了,钻进被窝叼
住阿姨的乳房吮吸着,左手伸进她的内裤,终于摸到了我无限向往的那个神秘三角。

阿姨阴户很饱满,鼓鼓的,毛不是很多,软软的贴在阴户上。我手指滑落,摸到一颗突起,很有弹性,揉了两
下,阿姨喘息声忽然大了很多,吓了我一跳,心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阴蒂了,可惜在被窝裏看不见,不敢再逗
弄阿姨的阴蒂,手指滑到沟沟裏,阿姨的腿半撑着,小穴裏早就湿漉漉的了。

学着A片裏的情节,我把中指插进阿姨的小穴裏一进一出的抽动着,阿姨挺动着下体,配合我的动作。水越来
越多,顺着我的手指溢出,慢慢流过阿姨的小穴底下,滴在床单上。阿姨身体扭动着,喘息着,又竭力压制自己的
声音。

才几分钟,阿姨底下已经一片狼籍。我偷偷抽出中指,拿到鼻子前面,想闻一下淫水的气味,却闻不出有什麽
特别,被窝裏早就一股子淫荡的味道了。

我怕我自己第一次做不能坚持很久,就想先用手指多刺激一下阿姨,不料阿姨忍不住了,捧着我的脑袋,凑到
我耳边说,强,快,快干我!别用手了,你上来,我要你的鸡吧。

我早就是苦苦忍受了,一听这话,马上翻身骑上阿姨,鸡巴对着阿姨的阴户就用力顶了上去。

实在是半点经验也没有,我的鸡吧第一次居然直接顶在阿姨的小腹上,偏了十万八千裏,调整了一下,顶到阿
姨的阴户了,龟头却又顺着淫水滑到了小阴唇的一侧,我的脸腾的红起来,幸亏在黑暗中,阿姨看不见,实在尴尬。

连着又用力顶了几次,都滑开了,阿姨急了,轻声说别急,先慢慢进去,一只手绕过大腿扶住我的鸡吧,把龟
头对准洞洞,自己下体挺动着,把我的鸡巴吞了下去。

顿时,我的鸡巴被一股温暖湿润包围着,好舒服,我甚至差点在进去的那一下就射了。

阿姨的阴道不是很紧,生了2个小孩,也难怪,幸亏是单身这麽久,要不估计就该有点松了。我用力地抽动着,
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从龟头鸡巴上传来强烈的刺激,到了大脑,只有一个字,爽!

我奋力抽动着,阿姨大张着双腿,让我能插得更深,下体更是拼命迎合着我挺动着。

我们都不敢大声喘息,把被子盖过头顶,激情澎湃又只能小心翼翼,对于下体撞击的声音听的更是一清二楚,
有几个抽动幅度太大,阿姨的阴户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又吓的我们停顿一下,然後减小幅度抽动。

从龟头传来阵阵温暖,还有若有若无的吸力,阴道四壁紧紧夹着我的鸡巴,我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和精液都
在向着龟头彙集。阿姨突然急促喘息了一阵,双腿死死的勾住我的腰,双手捧着我屁股用力推向她阴户,被她一刺
激,我马上爆发了,重重地顶了两下,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射而出,注入阿姨的阴道。

我趴在阿姨身上,阿姨一只手捧着我的屁股,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抚摩着我的背。我感觉我整个身子都爆炸了,
从我还在阿姨阴道裏的鸡巴开始,「轰轰」的炸开,粉身碎骨,让我不能再动弹,再经不得任何一点点刺激,只能
趴在阿姨身上。

过了大概5分钟,我的鸡巴软掉了,于是从阿姨身上下来,躺着阿姨旁边,把被子拉过头顶捂住脑袋。

阿姨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强,舒服吗?」

我也凑到阿姨耳边,说:「我好舒服,象爆炸一样。」

阿姨说:「强,我好喜欢你,你让阿姨很舒服,刚才都到了一次了。」

我当时不明白什麽到了一次,就问什麽到了,阿姨抓着我软掉的鸡巴说,你这个啊,刚才那麽大,那麽硬,让
阿姨舒服的快死了,现在变的这麽小了。

我不说话,一只手摸着她乳房,一只手又去扣弄她的阴户。

阿姨也抚摩着我的全身,时而摆弄几下我的鸡巴,忽然问我,你以前有过别的女人吗。

我说没有,这是第一次。

阿姨显得很是高兴,亲了我几下,说:「那让阿姨好好教教你,让你练习一下。」

我恩了一声。

我不敢说话,激情过後我又有点害怕,刚才爸妈有听到我们的声音吗?他们都睡着了吗?

在阿姨的刺激下,过了会,我又勃起来了,阿姨撸着我的鸡巴,有点惊讶,这麽快又起来了啊?我顺势顶了她
两下,阿姨问我还想要吗,我说要。

于是我又翻身上马,这次轻车熟路,中间又一直在用我的手指在辛勤耕作,一股温暖湿润又包围了我,柔柔的,
软软的,好舒服的感觉。

这次我没刚才那麽着急了,也稍微有了点经验,慢慢地抽动着,体会着做爱的快感,阿姨还是很卖力,挺动下
体配合我的抽动。由于刚刚射过一次,这次从龟头传来的快感没刚才强烈,我干脆直起身子,更加用力地抽插着阿
姨的阴户,想找到刚才的感觉。

做爱真的是一项剧烈运动,我勐干了十几分钟,太累了,就渐渐慢了下来。

阿姨感觉到了,就问我,是不是累了?我说是的。阿姨说那你趴在阿姨身上歇会吧,我叫阿姨来我上面,阿姨
犹豫了一下,这个行吗?我说行,把鸡吧抽出来,躺在一边,阿姨挪了下身子,让我躺到中间,然後身子压上来,
分开两腿,跨坐在我身上,手握着我的鸡吧塞到她那湿漉漉的阴户裏,缓缓的在我身上挺动。

也许阿姨真的不怎麽会这种姿势,在上面挺动了不到十分钟,对我说,强,我不太会这个,我也缓过来了,就
说我来吧,于是又换回体位。

阿姨的阴户由于一直被我的鸡吧干着,再次进入的时候吱熘一下就整根都插到底了。我双手撑开阿姨的腿,让
她的大腿张开到最大幅度,鸡吧在小穴裏浅浅深深的抽插着,不一会,阿姨又开始急剧的喘息起来,双手捧住我的
屁股,死命压向她的阴户。我知道她到高潮了,也配合的把鸡吧尽力插到阴户最深处,用力顶了一阵。

龟头上感觉到阿姨的阴道又流出一股液体,滋润着我,屁股上被她一按,第一次的感觉回来了,我开始奋力抽
动,阿姨紧绷着身子,屁股翘着离开了被单。

渐渐地,快感又开始彙集,我全身又开始沸腾了。

我要干她!

我要用力干她!

我要干死她!

我要射在她裏面!

我要征服她!!!

我抽动越来越快,不到五分钟,阿姨又到了高潮,还是那个动作,捧着我的屁股干她的阴户。我也终于忍不住
再次爆发,死命阿姨压在身下,勐烈地沖刺,直到鸡吧顶到阴道最深处,跳动着,颤栗着,一股股的精液喷射而出。

这次干完,我累坏了,趴在阿姨身上一动不动,阿姨抚摩着我,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着,夹着我。

下来以後,阿姨亲吻着我,强,辛苦了,你很棒。我说,阿姨,晚上我也很舒服。後来又说了几句,实在累了,
我就睡回自己那头了。

躺在那裏,心裏很有些後怕,脑子裏乱七八糟。阿姨的手伸过来,摸着我的鸡吧,我知道她荒了太久,肯定是
意犹未尽,可我实在太累了,昏昏沈沈的睡着了,阿姨则一直抓着我的鸡吧。

第二天一早,我被爸爸叫醒了,拉我去外婆家拜年,等车的时候,感觉鸡吧隐隐做痛,嘿嘿,昨天晚上实在是
辛苦它了。

後来,我就没见过阿姨了,据说阿姨第二天也去了她妈妈家,我在外婆家的时候,还打电话到我家,问我回来
没,我妈妈传话给我的时候,让我吓了一跳。【完】